• 2011年04月10日

    X7纠结的X

    Tag:洛克人

    在好久好久的1年前竜打了这个文的一半……
    今天把下半打完………………

    感谢各位各色各样的翻译君,虽然成品很奇怪又好像没完不过真的感谢了…

   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    “X,等我把他们全部抓到以后,你一定要认同我也是反乱猎人哦!”

    跟在ZERO身后的AXL对离不远的X挥了挥手。
    “既然说出这样的话…那就让用行动让我认同你吧!”X大不满的盯着AXL看,然后往桌面抓起了AXL被上缴的双枪丢过去“别忘了这东西。”
    “好!那我们约定好了哦!”接过枪的AXL兴高采烈的跟着ZERO出动,似乎把战斗看成玩耍的样子。
    X皱了皱眉头瞪过去,但是这次并不是看着AXL,而是看向那已经走远了ZERO的背面。
    ZERO好像感觉到什么,停住脚步回头看了下。
    就在视线对上那一瞬间,X低头转身朝大通讯台走回去了。
    现在的场面是,ZERO看着X那走回去的背面,而AXL则刚跟上ZERO。
    “……”想说什么,但是又没什么可说,ZERO转回去,与AXL一起走出大厅。

    他们选择第一个逮捕的人是Splash Warfly,确切来说应该是AXL选择的。
    这是一个漂亮的海洋,可惜海上屯驻众多军舰影响了这个美丽大海的画面。
    或许真的和AXL说的那样,ZERO与他的确相性不错,两人不像刚认识般的生硬,而是蛮自在的。
    AXL抡起双枪就喊“开打了开打了!”语气中有兴奋的情绪。
    ZERO则是一语不发的从背部拔出激光剑,眼光有点呆,在想什么。变成AXL在前面走,ZERO在后面缓缓的跟着。
    AXL看了看落后很多的ZERO,倒回去,歪着脑袋斜上看着比自己高的ZERO“ZERO?怎么这么没干劲啊?是在想什么吗?”
    ZERO一醒的,扶了扶脑袋,他自己也清楚,在任务中分心是很危险的。“我在想X的事…”
    “X?是怎么了?”AXL收了下刚刚的心情,乖乖站在ZERO身边。
    “我觉得,以平常的他,是不会这么对你生气。”ZERO看了下AXL,然后脑内一下,要是以平常的X,会怎么看待AXL的事件…

    场景回到ZERO把AXL带回去的时间

    ZERO抓着AXL的手臂说“我把他带回来了。”
    SIGNAS缓缓的说“辛苦你了,ZERO。”
    X立刻从通讯台走下来“ZERO,没受伤吧?”“没有。”ZERO摇下头,然后身体退开位置,让AXL和X面对。
    “就是你引起这个骚动事件的吗?”X看着AXL“你知道因为这个事件,连累了很多无辜的人受伤了吗?”
    “我在反省了…”AXL低低头“但是我是因为没有办法才选择这样的…”
    “究竟是什么事?”X缓缓的问,此时ZERO向他递来AXL的双枪。“这个装备…你到底是…”
    “我是从Red Alert逃出来的猎人… ”AXL声音沉闷的。
    SIGNAS眼一亮“Red Alert…?是那个由乌合之众自我组成的非法警卫团啊…”
    “RED他…Red Alert已经不是以前的样子了,现在变成了个杀手集团…,我只是被他们利用而已。”像找对人倾诉般,AXL一吐不快“以前他们只对坏人出手的!但是现在…我实在受不了了。”
    X皱下眉头“还有这样的内情…既然引起这么大的事,他们一定很不想你离开…”
    “所以呢,那些家伙会为了他而来找我们。”ZERO补充上。
    SIGNAS哼了一声,对他们说道“这个是个好机会呢,Red Alert一直给我们制造太多麻烦了…”
    “我不想战斗呢…会有别的方法解决的吧?”X有点悲哀的表情。
    AXL对X说“X你的想法我懂,但是也有些事用说的已经解决不了的了!必须用战斗来…”
    X看了看自己的右手“……”沉默了下来。

    突然的大屏幕一亮,上面出现一个模糊的人影。
    艾利亚敲打着键盘对大家说“收到了发信源地不明的通讯要求!画面将在监控下传输出来!”
    在艾利亚的操作下,画面渐渐清晰起来。AXL看着画面啊了一声,里面的人物微笑着“听到我说话了吗?猎人们。我叫RED,相信你们都知道我就是Red Alert的老大了。”

    “无事不登三宝殿呐,我们逃出来的那位小朋友碰巧的就到你们那去了,对哦,就是你AXL。”RED说这话后AXL整个身子缩了下“我想你把他还给我。唔……就算这么说我也不认为你能够简单地还回来”RED那锐利的左眼扫视大厅的人“你们都应该知道我们也在干跟猎人一样的工作,到现在为止我们处理掉的异常者已经不计其数了。对了!不如我们来场猎人对决如何?来决定哪边才是真正的反乱猎人!”持续挑衅般语气的RED。“我想你不会介意我们利用异常者来进行这次的比赛吧,能活到最后的就是胜利者!我们要是输了的话,那AXL就让给你们。但如果我们赢了呢……”

    “这样的比赛,没人会答应的。”X用稳稳的声音制止住了RED那演讲般的言语。“你这位领导人,难道不可以用战斗以外的方法来解决事件吗,平心静气的……”X还没说完,RED便哼笑一声“你不是最近退役当隐士了吗,真是个胆小鬼啊。”RED再看了看大厅,发现AXL似乎躲哪了“听好了哦AXL,洗干净脖子等着吧。哈哈哈哈哈——!”在RED的笑声还没结束,艾莉亚就收到了大量的警示信号“这么快已经开始行动了呢…各地发生异常!正在调查被害的区域!”RED在屏幕的画面渐渐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艾莉亚调查出的各种被异常者袭击的地区画面。

    X缓缓的走回去自己的座位,坐着盯着大屏幕内那不断增多的小屏幕。

    AXL慢慢的从ZERO身后走出来“对不起…这都是因为我…”
    ZERO似乎已经准备着开始战斗“看来出现了大麻烦了。”AXL听到这样的话,紧张起来的在想办法“……啊对了!X!”AXL走近X的座位“事件是由我引起的!就得由我来解决!那就让我成为反乱猎人吧,我跟ZERO组队相性也很合拍,Red Alert的事就交给我吧!”
    X不可思议的看着AXL“猎人这个工作很危险,而且,他们要抓的就是你啊,这样……”
    AXL直接靠到X身边“我是认真的!而且这样也能减轻我的罪过啊!”
    在高位的SIGNAS闭了闭眼睛“你乖乖的回去的话,那么事情就解决了。但现在看来这也行不通了呢。”随即张开眼睛看着AXL。
    被这样种‘都是你的错’含义的话戳到,AXL头低了下来,ZERO在原地转个身,抬头对SIGNAS说“没错,他就算回去了,那些家伙也不会守信用。而且他……”ZERO看着AXL“并不想回去对吧?”
    AXL立刻眉开眼笑的“不愧是ZERO啊!理解我的想法了!其实我一直都很仰慕X跟ZERO的!我要战斗!我想要成为反乱猎人!”兴奋的AXL放声的说出内心的想法。
    听到这热情的发言,X苦笑苦笑,那样一直不愿战斗的自己居然成为了别人想加入战斗而仰慕对象…“猎人的工作不是仰慕之心就能做好的啊……”“继续在这里搭话可什么也做不了,我先走了。”ZERO打断了这对话,转身就走向大门。
    “啊!等等啦!”AXL转身跟上去,但是这个时候ZERO又停下来,但是不转身的背对AXL说“我会自己一个人去…但也不会干涉你,你怎么想的就怎么做吧。”然后继续脚步。
    “YEAH!太好了!”AXL兴奋的跟上,然后对在座位上的X大喊“X,等我把他们全部抓到以后,你一定要认同我也是反乱猎人哦!”
    有点担心目光的X“怎么说也好,你们要小心。还有……接着。”把AXL的双枪抛了过去“别忘记这个了。”看着挥手道别的AXL和走远的ZERO,X感慨的握拳于心中“又再次的…重复着这种无意义的战斗了……这样的一直重复不断相同的事,为什么思考型机器人要不断互相伤害呢……”
    X那平静无奈的表情,更适合讨厌战争的他。

    ZERO的脑内画面,也到此结束。

    与Splash Warfly的战斗胜利,也救出了多数的思考型机器人。
    这一战结束后AXL和ZERO回来歇息,X只是轻轻的看了他们一眼,便继续紧盯着屏幕。
    获胜心情大好的AXL感觉自己离当成反乱猎人又近了一步,于是开心的和ZERO一起说去补充能源,ZERO对SIGNAS禀告完这次敌人的一些情况后,就默默跟AXL一起走了。

    这种冰冷的感觉是什么呢…
    走着的ZERO边回头瞄在座位上背对自己看着屏幕手边敲打键盘的X,到底……是什么时候…

    变成这样的呢…

   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    嗯……嗯没了……嗯真的没了……
    其实还有的……但是我觉得我语言障碍了……

    分享到:
    引用地址:

    评论

  • 哦龙大,开场时艾克斯可真没这么温柔的对某小孩说话过的XD||
    A:“那也是没办法的事……”
    X:“没办法?!别开玩笑了!!!”
    不过啊,艾克斯太太你对你老公这么冷淡没问题么真的没问题么??
    当心你老公爬墙啊喂XD|||
    (前辈:死!!!!!)
    回复阿静说:
    嗯,我知道哇,所以一开始玩看到这只X觉得有什么东西碎掉了- =
    2011-04-11 15:00:26
  • 总感觉哪里有语病,或者是我没习惯龙姐姐的风格,
    故事很不错!加油!
    回复Zerofans说:
    是吗是吗|||
    我觉得语句很奇怪了!!
    2011-04-11 15:06:3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