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部分题材感谢sasa(

    至于人物关系……没啥太复杂的就普通看看就好……

   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    “非常抱歉,店已经打样了。”身穿制服的眼镜侍者挡住了想进餐厅门的客人,并指了指前门上牌子的营业时间。
    “啊,拜托了啦!这周边就只有你这家店了,就当救救加夜班没饭吃可怜的打工族吧?”扎着马尾胡子拉碴的客人说道,微弱的有酒气。
    眼镜侍者皱了皱眉,一看这位熟客就是又因为去夜店喝多吃少饿了才来再的,自己目前有急事的确需要快点关门了……
    “那今天就特别招待完你吧!孙市!”在店内传来健气的一声喊,二十出头的独眼的主厨边笑用围裙擦着手走出来。
    “呀,真是得救了啊!政宗!”
    “想吃点什么啊?”
    “唔,意粉吧?普通有点肉就好,主要的是得快!”
    “了解啦!里面呆着吧!”政宗手比了个请的意思。
    “呼呼!那……就拜托小十郎招待完我再下班咯!”孙市高兴的溜进店里了。

    小十郎眉头一直没松开,看着政宗“政宗大人……您想……”
    政宗看到小十郎的表情后就笑得更坏了“急什么呢小十郎,来,跟我进去厨房。”


    大概在十分钟前,在这小餐厅的厨房里,主厨把比自己要高的眼镜侍者推到角落,捧起对方的脸贪婪的吮着那粉薄的唇。
    侍者也回应的搂着主厨的腰,一会后,觉察到时间流逝的侍者收回带着银丝的舌头,抿嘴唇缓过呼吸说“政宗大人……已经很晚了,如果您还是这么热情下去的话,恐怕得凌晨才能到家了。”
    听到后的主厨突然笑了起来“无论几次看都觉得你穿制服很棒,有点……忍不住嘛。”走出侍者的怀抱。
    以为主厨要收拾东西准备一同关店的侍者走向厨房的出口“那,请容我先去换衣……”还没说完,就被从后压住,趴在了已经收拾干净但还有点碗盘的桌子上,钢制餐具被撞甩到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。
    “……政宗大人?”皱眉的扭头往身后看去,但是被主厨二话不说就扒下了裤子。
    “政宗大人,是真打算凌晨到家吗?”
    “没有哦,一下就好!”
    “哈?”侍者发出疑惑还没1秒就被倒在股间的什么液体凉到,然后顺着滑入了很小的……是什么呢。“嗯……!”被异物突然入侵身体抖了一下,也漏出深沉的鼻息。
    “前面也放一个吧!”主厨笑着手中拿着什么放进了内裤的前端,然后,迅速的扶起侍者帮穿上裤子“那,我们回家吧!”接着,主厨拿出了个像开关的东西,扭动了上面的旋钮。
    侍者下体内和前端的小物件震动了起来。
    被这突如其来的刺激使他挺直了腰“……政宗大人!这……唔”责备的语气与涌上脸的红潮,主厨想看到的就是这样他“就这样快回家吧!”伸手还揉揉对方屁股。

    真是……小恶魔,忍着刺激的侍者已经不想换衣服,就这样快回家再说吧。
    就在这时候,门口传来开门的铃声——对,就是那位马尾胡渣客人。


    “意粉啊,需要煮一下呢——”主厨打开柜子拿出硬邦邦的意粉,看起来要煮软需要点时间呢。
    “政宗大人,虽然这样不是很好,但是请目前先选用别的材料吧,拉面乌冬之类,对现在的孙市大人来说吃下去都是一样的。”语调没有变化,不过语速加快了不少,明显侍者心急了。虽说有点习惯下体震动的频率,但是因收缩内壁刺激到敏感的地方还是会身体动作不自然起来。
    “小十郎,忍耐一下哦。”主厨洗洗厨具,烧水,不慌不乱的切起肉“来,帮我洗洗菜。”
    “是……”侍者走去拿西兰花,不过,下体肿胀导致与那小物件接触得越密,刺激得连走路都会停顿起来。还好制服下摆比较长,不然那充满欲望的部位会一览无余吧。
    这情况主厨看得不亦乐乎,调戏着往侍者耳边吹气“菜洗完了吗?”
    “您啊,真是太可恶了呢。”镇定的回答着,把洗完的菜递过去。
    还被叫出去帮客人倒茶,还好这位客人顾着刷手机没有注意到小十郎那张开始恍惚的脸。

    “好了,小十郎,端菜出去吧!”过了快半小时,菜总算完成了……侍者松口气的,觉得对释放又迈进了一步,不过自己的确快忍不住了……
    看侍者走来,客人搁下手机一脸欢喜“啊!太好了!速度很快嘛!”如果要点好煮的肯定会更快,侍者心想。
    就在快走到客人桌前的时候,侍者感觉到下体的震动突然变剧烈起来,前后两点的极大刺激就好像电流,身体重心不稳了起来。
    客人见状立刻站起冲前接住菜和扶住侍者“喂,没事吧?”
    “抱歉……我真是太失礼了……!”侍者整个脸红得低下了头,迅速的冲进去了厨房……

    厨房内主厨靠着桌子,正在津津有味的动着手上开关的旋钮。他似乎能预料到等一下会发生的事了,嘴角不禁更上扬了。
    侍者踏踏踏的冲进厨房,一把夺过主厨手上的开关“政宗大人……!对于您这样的乱来,必须要好好惩罚一下!”但是这张快高潮的脸和说完带喘息的语气,实在叫人反而更想乱来了。
    “知道了!不过在惩罚之前,先解决这个吧……”主厨笑着亲上对方,并且手隔着裤子摸起那硬挺挺的下体“躺下来,小十郎……”
    的确不应该在不适当的地方做这样的事,但是脑内的斗争最终输给了快感,敞开了胸前的纽扣乖乖任凭对方揉捏,还有让嘴中放置小物件的对方吮着冒着液体的肿胀,被挑逗了那么久,现在一气宣泄在对方的口中。

    “这样的小十郎,您玩得开心吗?”侍者伸手到主厨的口内,拿出粘有自己体液而且还在抖动的小物件。
    “嗯!”主厨开心的笑并且吞下白浊的液体“我要天天都这么玩!……唔?”自己已经被摆成上半身趴桌子上的姿势了。
    “那,就开始好好的惩罚了。”侍者还泛着红晕的脸半眯眼的笑着,压上了对方,用舌头弄湿耳朵,舔着耳背。把手伸进主厨的裤子内“要把这种感觉让政宗大人也试试,恕我失礼,要放进来了。”把那抖动的小物件塞进去了后方。
    “嗯……唔!”对方还不单单只是塞进去手就离开,而是手指不断顶进小物件同时还做扩张,这种高速震动的东西碰到敏感点的确是不得了,主厨因为喘息而半开闭不上的嘴边滑下了津液。腰也配合动作动了起来,上昂的头,扭动的身体,收不住的呻吟,引得侍者下身发烫。
    “啊……哈、嗯,那么,这个是惩罚的话,我就要配合一下说……‘不要’了?”边闭眼享受着这样的惩罚边说。
    “那政宗大人接下来想不要我干什么呢?”在耳边轻轻的说,配合鼻息,这样的声音更是性感了。
    “小十郎……不……不要抽出手指……不要…进来。”这句话说出口都有了笑意。
    “恕我要违反您的意思了,政宗大人。”笑着侍者褪下主厨的裤子“要来了,政宗大人。”先是入了前端,然后一鼓作气全部挺进。
    “嗯!呃——嗯!”快感的袭来,全身的肌肉都绷紧了,随着一次次的进出,身体和呼吸也随着对方撞击抽动起来。
    侍者收到的快感也不弱,先是对方体内的小物件,每次顶到都会被震动到敏感的前端,其次是自己体内还有个相同频率在动的……
    “政宗大人……换一下姿势……”
    “嗯……嗯唔”
    抽出后把对方抱着翻过来,看到的是主厨一脸失神相,胸口一起一伏的瘫软的侧躺着。解开衣服后舔上胸前的突起,对方又好像被触碰到开关似得身体再次绷紧起来“要再来了,政宗大人。”“嗯……来,小十郎……”

    “啊……啊哈……!顶这里……很舒服…!小十郎……”
    主厨边被插入边双手自渎着,被如此画面刺激着的侍者身心都兴奋到了极点“政宗大人…您很棒……”侍者挺直了腰,更加快了动作。
    没来得及说预告,主厨已经先射出了液体。抽插还在继续,身下人被连连的快感弄得缓缓摇头“小十……嗯啊…小十…郎,快……快…!”
    “好的政宗大人…那,要在里面了……”说罢,挺进了深处。


    “以后不要再玩这样的恶作剧了,政宗大人。”收拾完再帮主厨穿好衣服的侍者语气平和,似乎没有责怪的样子。
    “不是很棒嘛?”主厨坏笑着。
    “不能有下次。”
    “好啦……!啊,我们做了多久了?”
    “对呢……有点时间了。”想起了点什么…对了,客人还在呢。唔,不妙呢,刚刚两人都很忘我,完全没注意到声音的大小……
    两人对看一下后,战战兢兢的走出厨房……

    探头出去看一看餐厅
    啊……
    呼,松了口气。
    应该是喝了酒的关系,东西都并没有吃完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。


    “这样啊,那……唔,我们收拾一下休息室的沙发吧,就让他睡这里,然而我们明天休店吧!”主厨突然决定了这样的事情。
    “?为什么要休店呢?”
    “我们来……第二回合嘛?”
    “……政宗大人……”侍者叹气,不过,似乎是不错的决定呢。

     

   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    没了!!!

  • 2015年02月07日

    校服政宗

    Tag:无双 R-18

    好期待动画里出现校服政宗啦!!

    怎么还不出来!!

    金项链不知道会不会延续,不过那个到底是不是项链?!

    突如其来的H注意

    是给sasa打气用的()感觉上色技能回归了点了!

    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

    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

    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

    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

    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

    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

    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

    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

    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

    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

    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

    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

    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

    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

    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

    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

    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

    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

    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

    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

    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

    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↓

     

  • 是文章,开头段和结尾段是相同的,不过中间部分不同,请随意啃食。

    R-18注意:

     

    小十政:

    在房间正坐的两人。

    政宗:嗯……拿到了这样的东西!
    小十:哦?是……媚药吗?的确是可以增加情调的物品……不过,政宗大人没有需要用到的样子呢?
    政宗:不要说得我好像很饥渴似的啦蠢材!而且这个东西……是给你吃的!(塞下)
    小十:啊唔啊唔……(吞下)。恕我失礼了,政宗大人,您明天还有正事,无论您想在小十郎的前面还是后面,今晚不适合这样的过激运动。
    政宗:别老担心我的事了,东想西想……今晚我只是想和你放荡一下。让我看看你的另一面吧!
    小十:这种小药的效果,不算什么。请早点休息,等待下次,我一定会满足您的。先,告辞。(站起转身)
    政宗:我要现在啦!(搂着)
    小十:(没有回头)政宗大人,请放手……!
    政宗:不准走!(撒泼)(突然注意到了什么)哦……?啊哈,看来是有药效了啊?小十郎,回头让我看看你的脸。
    小十:(默默的转回头,是一张稍微生气但是泛红的脸和颤抖的肩膀)……
    政宗:(头一回看到这样的对方稍微呆住了)
    小十:失礼了……洗个冷水就会镇定下来。(转身走)
    政宗:(一把抓住对方后领扯丢去被窝)蠢死了!(压上去)我会承担我造成的一切后果,别操心我的事了啦!把你的脑袋放松掉!不准想!
    小十:(眼神已经迷离掉了)……(笑)遵命,政宗大人。

    小十郎喘着粗气,反身把政宗压在身下,用颤抖的双唇吻上对方半开的口。政宗也渴望般的搂着对方的脖子,抚摸着头发。小十郎没有了以往的温柔,一把扯开政宗的浴衣,右手直接探入了对方大腿间、分开双腿、深入。动作太突然了,政宗那正在接吻的嘴突然漏出了喘息声,小十郎一脸报复成功的表情,舔舔唇,咬上了对方的脖子根,左手用力搂着政宗的腰,右手没入的手指数量越来越多。

    “政宗大人……我要进去了。”混合上两人的喘息声,这一句到底对方有没有听到呢。

    和手指粗细不同级别的东西进去了。

    政宗被小十郎这狂乱的抽插动作弄的连喘息声都发不出来,只能张嘴伸舌有一口没一口的吸气,唾液和眼泪因为低头又后仰的动作散落在身上,抓住对方的衣服的手像要撕开布料一般用力。反倒是小十郎的喘息声很激烈,里面还夹杂着一些抱歉的语句,呼出的气息已经使他的眼镜蒙上了雾气,往日整齐的头发也保持不住原型,不时舔着政宗的身体,啃咬着手臂。

    “嗯…唔——”政宗在这种进攻下扛不住,先释放了。

    但是身上人却没有停止动作“政宗…大人,您可要…好好承担后果啊……”“唔啊!?”随之把瘫软的政宗翻过来换成后背式,捧着下盘猛然的插入继续。

    “——!”脸闷在被窝里的政宗由于身体剧烈晃动眼带也松了“你…你来啊…!”笑着不服输的扭头看一眼小十郎。“好的……政宗…大人!”小十郎弓起腰用力的抽顶起来……


    就这样,若干时间后。
    看到一个累趴在被窝里小十郎和目光已经能看穿一切的政宗。

    “挺好玩的……”政宗是这么说的。
    然后小十郎惊恐的看着他。

    完。

   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     

    政小十:

    在房间正坐的两人。

    政宗:嗯……拿到了这样的东西!
    小十:哦?是……媚药吗?的确是可以增加情调的物品……不过,政宗大人没有需要用到的样子呢?
    政宗:不要说得我好像很饥渴似的啦蠢材!而且这个东西……是给你吃的!(塞下)
    小十:啊唔啊唔……(吞下)。恕我失礼了,政宗大人,您明天还有正事,无论您想在小十郎的前面还是后面,今晚不适合这样的过激运动。
    政宗:别老担心我的事了,东想西想……今晚我只是想和你放荡一下。让我看看你的另一面吧!
    小十:这种小药的效果,不算什么。请早点休息,等待下次,我一定会满足您的。先,告辞。(站起转身)
    政宗:我要现在啦!(搂着)
    小十:(没有回头)政宗大人,请放手……!
    政宗:不准走!(撒泼)(突然注意到了什么)哦……?啊哈,看来是有药效了啊?小十郎,回头让我看看你的脸。
    小十:(默默的转回头,是一张稍微生气但是泛红的脸和颤抖的肩膀)……
    政宗:(头一回看到这样的对方稍微呆住了)
    小十:失礼了……洗个冷水就会镇定下来。(转身走)
    政宗:(一把抓住对方后领扯丢去被窝)蠢死了!(压上去)我会承担我造成的一切后果,别操心我的事了啦!把你的脑袋放松掉!不准想!
    小十:(眼神已经迷离掉了)……(笑)遵命,政宗大人。

    小十郎渴望般的捧起政宗的脸,咬上他的唇,这个吻激烈得像要把对方掠夺过来似的。被固住头部动作的政宗双手游走在对方的胸口、肋骨、大腿,再返回搓揉胸前敏感的地方,拉扯、按入,但是手没有往下继续移动的意思。小十郎皱眉红着脸忍不住了挤出声“打断您恕我失礼了…小十郎真的快受不了了,请您快……”说着握住政宗的手往肿胀的下方伸去。

    政宗看到这样的小十郎非常兴奋,简直是如同美丽的异像,虽然脑中想再欣赏一下对方那心痒的表情……不过还是不要欺负他了。政宗握住那凸着青筋顶端冒液体的柱物,伸出舌头让它缓缓的滑进口中,小十郎闷哼一声挺了下腰。政宗继续的吸、舔、进、出,随着小十郎颤抖的说了句‘要来了’,政宗把喷溅出的液体全吞了下去。

    还没来得及说什么,小十郎用双腿夹上了政宗的腰“恕我冒犯了……政宗大人,请进来……!”
    这么主动的小十郎让政宗更心动了,他像调皮孩子一样用虎牙啃着对方的胸口,舔着,双手从对方的腰绕过去背后掰开小十郎的臀部“那我进来了!”先是没入前端,接着一口气全部顶了进去。

    小十郎被这种贯进的感觉弄得藏不住声音,政宗对这悦耳非常满意“怎么样,小十郎,舒服吗?”“非…非常舒服政宗大人,请…请您动起来,求您……”连连的敬语却是请求着如此之事,政宗已经忍不住开始腰部的动作了。小十郎自己也发觉从嘴里漏出的声音实在太令自己不堪“失…失礼了…啊、嗯…!声音…嗯!…啊”“我喜欢听啊!!”政宗开心了起来,动作就更加大了“太棒了,小十郎。”说罢就宣泄在对方的体内了。

    不过……

    抽离了后政宗正准备歇口气,小十郎却压了上来,虽然一脸高潮“政宗大人…恕我…冒犯了。”却分开了政宗的双腿。“政宗…大人,您可要…好好承担后果啊……”说完这句后,强行的突入对方……

    就这样,若干时间后。
    看到一个累趴在被窝里小十郎和目光已经能看穿一切的政宗。

    “挺好玩的……”政宗是这么说的。
    然后小十郎惊恐的看着他。

    完。

   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